• 晚上从工作室回到宿舍,实在不想做任何事情,但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准备关于敦煌莫高窟的论文。
    关于敦煌莫高窟的论文,是研究生美术理论课的作业。
    我很想向研究生部提出几个问题:
    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何为论文?何以为论?
    对于做设计研究的人对敦煌仅仅上了几堂课,看了几张图片,以前的积累也单凭喜爱,草略翻书,从未去过敦煌,从未深入了解敦煌,如何来论敦煌?

    我先来回答:所谓论文,必须有研究者的提出问题与回答问题,这是论文的基本之基本。论文是要说明问题,说明成果,存在之大前提是作者对所“论”之事有深刻了解,经过严肃考证研究,从而得出作者的思考结论,可称之为论,行文于纸,可称之为文。
    浅薄了解,不能形成系统性的全面认知,连是什么都知道不全,我且问如何来论?深入思考都无法形成又如何出现观点阐述观点?没有观点又如何称其为论文?作为非敦煌或佛教研究的人如何论敦煌和佛教?
    单凭几节一个导师上的理论课?单凭几张图片和几本从未读过的参考书?单凭非专业人的相关了解?
    若此作业改为对于敦煌莫高窟相关内容的书目摘抄或者对于敦煌的相关专业的资料整理,我是很愿意去做的。
    对于敦煌的“论文”,我实在无言可论
    无言可论也要论,谁叫他算“分数”,谁叫他是做业呢?
    写到这里,我要去用今明接下来的3-5个小时,从认知发展到论述,然后形成一份5000字的“论文”,我去“论敦煌”了!

  • 2009-04-07

    写在前面 - [杂谈]

    08年夏天,与杨硕闲聊,说起成立工作室的想法,只是做我们想做的东西,不以盈利为目的,只为几个人对动画和设计的热爱,只为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们自己。二人一拍即合,后又经胡凯吕杨谋合,终于把这件一直想做的事情做起来,也因此生活有了改变。

    “理想”或“梦想”这样的词似乎已经被我们从小的教育扭曲了它原本的含义,因此,我更愿意承认我们是几个没有远大理想的人,只有对今天的热情和对未来的一点点空想,并且愿意肩负起我们所从事的行业的社会责任。

    每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或者说每一个从事艺术行业的人,都会不停的在思考生命和生活,因为生与死最接近真实,生活又最接近活着的本质。仅只为了发现存在的意义和每个人个体的真实。

    开学以来的忙碌,有些让人应接不暇。没有时间打理博客,原本期待的今年老查和老大的研究生考试也已经尘埃落定,曾经抱有的一点点期望也应该与现实接轨了,当一切回复平静的时候,更希望自己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恰逢工作室的成立,春暖花开,借个喜头新立门户,仅作设计交流之用。朋友们来这里也多多留言,攒些人气,春天到了,愿大家一切顺利,心情愉快。